elegance-edu古云

青黄 一场来自仙界的风花雪月 第二发

糖心蛋:

对不起,太忙了,回来晚了,送上第二发=3=,第三发要等几天,因为明儿要收拾行李,后天就得滚了,可恶的开学季TAT


依旧,中秋快乐=3= 今天你萌吃月饼了嘛(我粗的火锅!


第二发


翌日八太子青峰果真又来了,还带了一笼子色泽亮丽的小龙虾。


“黄濑,送你的!”


“哦……”黄濑接过,拿起菜刀就要大卸八块。


青峰眼疾手快制止他,“你干嘛?”


黄濑举着刀愣愣的,“哎,太子你不是要吃龙虾口味的月饼吗……”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,因为青峰的脸色越来越臭。


“谁要吃啊!”青峰咆哮,“这是我养的宝贝,送你,送你,懂不懂!”


“哦……”黄濑浅浅笑了,赶忙把笼子抱怀里,他觉得这太子还挺好的,来吃白食竟不忘慰问厨子,当员工的能得到老板这般赏识也算值了吧,况且,他今天正常叫自己名字了(黄濑小仙,你的满足点会不会太低了?)。


昨日一番奋斗耗尽法力,黄濑今日只做出几款普通口味的月饼,想起青峰风卷残云般把餐桌洗劫一空的情形,不知这点东西能不能填饱他肚子?


黄濑挺郁闷又有些懊悔自己法力不济,端出那盘可怜兮兮的月饼来,道:“八太子,我今天就做了这么多,要你不嫌慢,我这就给你做去?”


“无妨!”青峰豪爽于桌边坐下,拎起一只月饼扔嘴里,吧唧吧唧嚼两口,吞下,“好吃!”


黄濑顿时放下心来,趁青峰喝茶啃饼的时候,去给小龙虾们换水,等他忙完回身,青峰早不见了,一盘月饼消灭得干干净净,盘子下面压着一张宣纸和一道令牌。


“此乃出海令,凭其可自由出入龙宫,中秋过后去人间玩玩吧,包你乐不思蜀——青峰”


落款下方有一行楷书小字,若不仔细,当真察觉不了。


——遭贬之事,我已听父王说了,这令牌虽无法助你重返天庭,却能让你去看看大千世界,愿你能像这深海般放宽心怀,仙生不如意十之八九,可总有一二是幸福的,望你找到。


八太子……


黄濑说不出这刻是何感受,只觉心口发烫,手中的令牌像要起火似的,融化掌心的温度。


可这感动并未持续太久,两日后,青峰又来找他,弄得黄濑措手不及,照前两次的经验看,八太子若要来这,必会先行通知,可当下却来了一记回马枪。


黄濑翻箱倒柜也没找着任何存货,丧眉耷目的道:“八太子,今天没法招待你了……”


“无妨!”青峰依然重复那句话,有些神秘兮兮的开口,“今天我来喂你!”


一股不祥的预感从心底升起,黄濑后退两步,警惕看着他。


青峰笑微微从身后摸出两根胡萝卜,递到黄濑嘴边,“喏,请你吃。”


我那个八仙过海靠啊!


黄濑就差吐出一口仙血了,嘴角抽搐讪笑,“八太子,我不吃……胡萝卜!”特地加重音强调。


青峰反问:“你不是兔子吗?”那表情特无辜!


黄濑: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

你是真无知还是故意整我呢?黄濑心中像有一百匹披着羊皮的狼奔腾而过,突然对眼前的东海小王爷有了新的认识——这家伙绝对扮猪吃老虎,不,吃仙兔!因为他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大,就差上眉梢飞舞了!整张脸写满:我就调戏你调戏你调戏你,怎么着吧!


咬死你哦!黄濑恨不得化身八百前未成仙的摸样好亮出那两颗还算唬人的兔牙,立威:老兔不发威你当我病猫啊!


黄濑张嘴,亮牙,咻,风驰电掣间被塞进一截胡萝卜,顿时哑口无言:“呜呜恩恩啊——”发出三界之外的迷之嘟囔。


“哎,不急,嚼碎了,慢慢咽……”青峰说着又将胡萝卜往里送了送,依旧笑微微。


“唔——”喉咙被堵住黄濑难受得要命,眼泪鼻涕一下就下来了,青峰见状立马松了手,手忙脚乱帮黄濑顺气,满眼都是愧疚。


“对不起,我没想到我手劲儿那么大……”话没说完,就被硬邦邦的胡萝卜砸中额头,黄濑那可是用尽仙力,快准狠一下将他额头砸出个鼓包。


“你——”从小到大,他东海八太子哪受过这般气,一股龙火蓦地从头顶窜出,熊熊燃烧,拳头捏的咯咯作响,楞没舍得揍下去,换别人这么对他早被他一记龙摆尾扫去天边了。


“八太子……”黄濑边咳嗽边厉声喝道,“如果您闲得没事干,请去折腾别人,小仙身份低微,经不起尊驾如此厚爱!”抬眼,竟是满腔愤怒。


青峰帮他顺气的手怔然止住动作,眼神骤然冷了,起身,再不看黄濑一眼,佛袖而去。


那声冷哼,震天动地,连厨房都抖了三抖。


黄濑觉得可委屈,明明是对方错,可现下情况倒像他犯了啥滔天大错一般,不知踩到这霸王龙那条尾巴了?


这刻,他开始相信关于龙族阴晴不定的传说了,满腹辛酸的想,最坏的结果不过从海底到炼狱而已,神仙能当到他这般倒霉的也算世间罕有了……


喝口茶,继续在厨房忙活,中秋将至做出龙宫上下满意的月饼才是正事,腰间悬挂的出海令与仙牌相互碰撞,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,黄濑听在耳里,满腹不是滋味。


少了八太子的叨扰,厨房月饼存货渐渐多了起来,黄濑将不同口味的分别搁置在不同橱柜,直到整壁的壁橱再也塞不下,龙宫入口都能闻到浓浓饼香,方才歇手。


老龙王吸着空中飘荡的香味,巴不得现在就是中秋,大力拍打黄濑肩膀,“凉太呀,辛苦你了!”老龙王兼备和蔼亲切和自来熟,黄濑刚来没几天就凉太凉太叫上了,像叫亲儿子一般,让黄濑倍感温暖的同时还有一丝微妙的窘迫。


黄濑忙摇头说不辛苦,这是他该做的,这不接话还好,一接话老龙王的话匣子就跟开泵水闸似的关不住了。布拉布拉啰啰嗦嗦扯了一堆有的没的,听得黄濑昏昏欲睡,瞌睡虫上脑眼皮即将阖上之时,兀的听龙王问了句,“你和阿八相处得还好么?”


阿八?黄濑歪头微怔,显然没转过弯。


“八太子……”龟丞相在一旁小声提醒。


“哦……”黄濑恍然大悟,心想这小名可真地气啊,心下喷出一口茶水的同时又咽下一口苦水,他和八太子冷战已好几日,午休时分八太子总会装不经意路过厨房站门口冷眼看他,也不吭声,满脸写着“跟我道歉小王就勉为其难原谅你!”


我呸!


小兔仙很有骨气的次次视若无睹,用屁股对着他,八太子碰几鼻子灰后也不再来自讨没趣了。


这西伯利亚般的关系没法对老龙王说,黄濑只能硬着头皮打哈哈,“还不错,八太子他……为人豪爽不羁,自我来龙宫他帮了我很多,我打从心眼里感激他。”


老龙王闻言露出震惊的表情,仿佛像听闻了难以置信的上古传说,半晌才摸着龙须宽慰道:“那就好,那就好,阿八虽然脾气怪了点,但本性不坏……”


登登登——


黄濑在长长的龙宫廊道风一般的奔跑,耳边回荡着龙王的句句感慨。


“他哥哥姐姐要么调去管理别的海域,要么就嫁到其他龙宫去了,唉,打小就困在海底陪老头子我管理漫天风雨,哪有机会去结交朋友,除了虾兵蟹将就只有老龟儿陪他说话……”


黄濑推开一道又一道沉重的宫门,心急如焚。


“上面怕我们龙族随意出海胡作非为就弄了个劳什子出海令,一个龙宫发一枚,每年还得上报外出次数递申请,这不折腾龙嘛,不过我想有总比没有好,就把咱东海唯一的出海令给了老八……”


可他给了我——黄濑七拐八拐,来到八太子寝宫外,气喘吁吁,心跳如鼓。


“所以听说你来了,老八虽然面色如常,可当爹的又怎么会看不出他心里其实欢喜得很?”


掌心发烫,沁出汗来,黄濑望着紧闭的宫门却迟迟不敢推开。


“不过,守宫门的章鱼丸跟我报告说他前些日子出海去了人间一趟,拎了几框子萝卜青草啥的回来……这出海令如此珍贵岂能滥用,这混账阿八愈发无法无天了,你得替我好好说说他,凉太……”


胡萝卜——黄濑低头看腰间的出海令,眼眶发热。


“你能当他是朋友,我当真欣慰非常,老朽虽能呼风唤雨,却无法满足孩子一心渴望走出龙宫、去大千世界广交贤友的愿望,此于常人再易不过,之于龙族却难如登天,说实话,我挺感谢玉帝把你贬到这儿来……”


老龙王最后的似玩笑似真心的话语仿佛砸穿了心脏,扑通、扑通,黄濑深吸一口,推开宫门,也不看里面就鼓起一嗓子大喊道:“八太子,我要和你做朋友——”


“做朋友——”


回音穿透墙壁震起深海朵朵浪花,黄濑睁眼看见那双青色眸中流淌着数不尽的惊讶。


他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,面对那人,正经危坐,诚恳的说:“小青峰,我要和你做朋友。”


称呼的改变使那人本就微睁的瞳孔蓦然又睁大几分,笑意爬上黄濑眼角,“小青峰。”他又叫了一次。


TBC



评论

热度(64)

  1. ``````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【苦糖】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桦仔/.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艺媛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elegance-edu古云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juan19930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庞丽君糖心蛋 转载了此文字